🦄input0🦄

微博@独角兽粟米 🦄
本命Sebastian Stan 🐺
微博@Sebs_mail 偶尔会写一点情话

猫系少女。
精神敏感。深度焦虑。小黄文爱好者。

爆肝也要画!官方触手play吃起来太香了呜呜呜!!!

这对cp色气值爆表qaq

Stan Lee老爷子。再见。

希望天堂一切都好。

奇艺博士一定会画圈圈去跟老爷子聊天,然后发挥自己医生的本能各种嘱咐。

小贱贱会打破第四面墙的对吧!他那么擅长这些。

天堂不会孤单的。


希望迪斯尼爸爸对漫威好一点。


第一阶段真的结束了。老爷子拍完了妇联4的客串。妇联四之后,再无CE的美队,再无Stan Lee的客串。十年。


十几年前和Kirby漫画角色的版权问题,过了这么久,也尘埃落定了吧。吗?不知道。


只是,今年的年初的霍金,年底的Stan Lee,越来越多的传奇人物离开了我们。


坠入-碎片5

碎片4

我醒了。

我做了一个梦,也或许是好多梦。梦里有好多人。

我记不清都有谁,我记得-他-死了。

他,他是谁?

他有名字,我记得他的名字。

Pietro Maximoff

我不会忘记这个名字。


桌子上的日记本字迹潦草。我翻过身拿了起来。

奇怪的是,尽管我对这本日记一点印象也没有,但是我的身体像是有着记忆一样自然而然的拿了过来,我-确信-这是我的日记本。

日记本很厚,我粗略的翻了两下,整本日记基本每隔几页就是与其他页不同的字迹,这很奇怪。而更奇怪的是,我似乎对此并不感到奇怪。


DID。其中一页上用红色的马克笔写着。字体之大占了整面纸。能感觉到写字的人用了很大的力气,像是以笔代刀要在书页上划出口子一样的力道。

DID是什么,我发现自己在想。而实际上,我并没有在思考,而是疑惑出现在了我的意识中,而我只是接受到了这个信号。但是我同意这个疑惑。这是什么?页面上没有解释。只是周围有很多其他不同颜色和粗细的笔画的问号,就像我想要做的一样。


这感觉很奇怪,好像我从这张床上醒过很多次。


这间房间的窗户似乎很小,一束阳光从斜上方照下来,正好能照到日记本。


我捏起写着DID的页角向后翻。“you are not alone。”一行小字写着,但这字被划去了。我摸着纸纹上钢笔留下的痕迹,若有所思。


往后的几页都只是潦草的写着几句话,我将他们读出声来:

“不要忘记”

“at last I was happy, no one could find me now. â€

不要忘记什么?为什么我不希望被人找到?我不太想去思考了,我觉得脑子深处在嗡嗡响。我继续往后翻,希望能找到一些有用的东西。幸运的是,我确实找到了一些有用的东西。


———————

“托尼斯塔克的日记。


亲爱的日记,

不幸的是,时隔多年才次拿起你确实要告诉你我又一次陷入了孤独。

命运如此,我终究是失去了父母。

偌大的房间里只我一人。

小的时候,虽然也孤单,但至少还有一个小男孩陪着我。你知道吗,他长得很好看,像我一样好看。我什么都和他分享。我的新发现,我的创造。他会陪我在实验室一呆就是一整天。他就像我肚子里的蛔虫,我想什么他都知道。

其实我着这些有什么用,他不过是我臆想出来的罢了。


天才也不过如此,我依然无法拯救我的父母。我也终于不情愿的承认,那个小男孩不过是我的幻想。怎么会有人愿意陪着我,愿意和我在实验室一呆就是一整天?


”


接着是好大一段的空白,仿佛写字的人踌躇了许久,却迟迟没有下笔。我几乎可以想象到,托尼斯塔克,或是说,我?,握着一杆钢笔,或许还咬着笔杆,不知道要不要继续写下去。这一页就在这里戛然而止。我翻到后一页,

“我决定还是要说出来。我觉得我得了幻听和幻觉。我并没有敢去看医生,不然我保证明天全部报纸头条都会是‘大富豪托尼斯塔克其实是个精神病’。算了吧,我还不想让全宇宙的人都知道。 

”


爱情(划掉)宅男公寓

Bucky,Loki和Charles住在同一个公寓。关于为什么选择这个公寓,Bucky的理由是“因为楼下就是麦当劳”,Loki的理由是“因为是在商业区的高级公寓”,Charles的理由是“因为从地下就可以直接做地铁到图书馆。”

这三个人平时不怎么一起出现,如果一起出现,十有八九是在休息室。

这不,现在三个人围成一圈,坐在坐在三张宽大的沙发上。Bucky手里一块影拓的MobileStudio,Loki腿翘在中间的矮茶几上,大腿上放着一台薄薄的MacBook air,修长的十指上下飞舞,Charles也是腿上一台电脑,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没错,又是截稿日。

Bucky赶图稿,Loki赶文稿。

你问Charles?哦,他只是在例常翻译古籍。


说起来挺神奇的,这三个人性格迥异,但不知怎么就混成了最好的朋友。


Bucky是个对金钱完全没有概念的家伙,要不是有一次他抱着电脑一脸迷茫的问Loki要怎么给来找他约稿的小粉丝定价,Bucky这会儿还乐呵呵的自己印绘本到处发。哦你问那Bucky之前是怎么付得起他那高级公寓的房租和27寸5k显示屏?无他,娘家Hydra有钱,愿意事无巨细的养着。


Loki当初听了之后照Bucky后脑勺拍了一下,然后啪嗒啪嗒的在网上搜出了一堆约稿的定价,看了看Bucky的画之后拿笔在纸上划拉了几下,给了Bucky一个巨详细无比的报价。Bucky看了看纸上复杂的数学公式有点头大,打住了还在讲每个不同尺寸,不同画风甚至不同颜色都要咋那么定价的Loki。总之,从那以后,Loki就帮Bucky跟钱打交道的,Bucky只用埋头画画就行了。


Loki也是确实能折腾的人,也是善于和人,和钱打交道的人。他那一条银舌头,让他在人际交往无往不利。谈合作项目的分钱事宜的时候,Loki上嘴唇一碰下嘴唇,就能给自己争取到最大的利益,对方还觉得甜蜜蜜的。不仅如此,他有时候甚至都不用张嘴,光是那张尖下巴绿眼睛的的俊脸往哪儿一摆,那些个小姑娘小伙子就恨不得把自己的心都献上去,跟别提一点点利益和信息了。

但是这么个人精,却是个写小说写稿子的人。大多是时候,他的银舌头也不过是用在跟人将他千字多少钱算的清清楚楚,或是给他的小说换个好点的订装。


Charles的职业具体是什么,Bucky和Loki也不清楚。

他有的时候翻译手迹和古籍,有的时候又在给大学历史课写课件。还有一次他们看到Charles在写什么东西的报表。Charles也从来没有和他们详细说,只是在被问起的时候轻描淡写一句“自由职业”带过。


至于为什么这三个人虽然是好朋友却不怎么同时出现?不过是因为Bucky是个宅,Loki要出去谈事,Charles行踪不定。Bucky和Loki都在家的时候,Charles多半是泡在图书馆,要么在某个大学,要么在什么不名的地方看古迹。Charles和Bucky都在家的时候,Loki要么不在,要么Bucky或是Charles不愿意离开自己的房间。

Loki有时候倒是会去Bucky的房间解闷。Loki挑食,嫌弃Bucky的存粮,每次都从外面拎着几个袋子的外卖进来。有时候两人一聊天,还都能得到些灵感。不赶稿的时候,Loki就在沙发上看看书,Bucky做在旁边抱着素描本画画。


日了狗了我他妈天生不适合和人合作是吧🙃

高中时候好的社团,合作的小伙伴进度超慢。

然后大学这个和人一起搞了个摄影工作室,妈的接个短片还不同意55分,还给我扯什么合伙人股权只有10%。

我去你大爷的。你是拿出地了还是咋的了?初始股权按出资额度分配,你他妈一上来就和我扯10%。


坠入-碎片4

外面很吵。小男孩听到外面有嘈杂的金属撞击的声音,和石头掉落的声音。

小男孩缩在沙发上,两条腿蜷在一起,手捂着耳朵。

但是这样一点用也没有,反而外面的声音越来越尖锐。他甚至觉得那扇摸起来厚重无比的门像片木板一样,随时可以被外面的轰响震开。他甚至仿佛能听到有人用拳头大力砸门的声音。等一下,他确实听到大力砸门的声音。门似乎随时都会被强行破开。

他听见了哭声。

一个细细的女声颤抖的说着“救救我,救救我!”

但他什么也做不了。

他捂着耳朵缩的更深,大声的喊着“停下来!停下来!走开!!”但是无尽于事。


“我不知道要做什么,我不知道要做什么!我不想这样子,救救我!”女声越来越大。小男孩皱着眉头眼睛睁开一条细缝看过去,地上斜趴着一个女人,暗红色的波浪卷垂在地上盖住了脸颊,只露出一点鼻尖。小男孩觉得着声音耳熟,但是却想不起来到底是谁。他什么都做不了。


地上的女人抬起头,露出了半张脸。脸上有一条渗着血的划痕。

小男孩什么都做不了。他头晕得很,嘴巴干燥。整个身上疼的像被人打了一样。

下一秒,那个女人消失了,地上干干净净的像从来没有人来过一样。再下一秒,一个蓝色的光球螺旋形迅速放大,显出一个人影来。小男孩听那个人说“不过如此,不过如此。”那声音是他从未听过的冰冷和粗糙。

蓝色的光影闪了一下,发出了咯吱咯吱的齿轮声。

小男孩听那人不耐烦的说“他们这是为了什么,为了你吗?真是无趣。瞧你这个样子,连这里都走不出去,连个人都不是。”

“Let me end it for you. â€ é‚£äººçš„声音越来越近了。

小男孩哭不出去,什么也做不了。他想离开,他想离开,他想离开。

他想以逃逸黑洞的速度离开这里,离开这间白色的房子还有那个奇怪的生物。蓝色的光影晃动着投射出一个渐渐清晰的画面,他能看到代替头的是一圈铁皮,中间裂了一个黑漆漆的大口子,周围支棱着尖锐的金属。而声音就是从那个裂口传出来的。

“let me free you!”梦魇一般的声音,如同铁质垃圾桶盖和砖头撞击的声音,刀子和玻璃瓶撞击的声音,混着不正常的电流的呲呲声。

小男孩大口喘气,他几乎要昏厥过去。他能看到一堆金属螺丝和弹簧组成的形似手臂和东西向他张开。

“快一点,快一点!走开,快点走开!快!” ä»–用尽全力的喊着。

就在这一瞬间,一个灰蓝色的光条快速闪过。蓝色的金属人形被撞的向后闪了闪。

接着是嘈杂的撞击声。金属物摔砸地上的尖锐的声音,沙袋被打击的闷响,含糊不清的人声。

“醒过来!” ä»–听到一个声音,一个沙哑,破碎的声音。

“你看到他是怎么被对待的了吗!” æ˜¯é‚£ä¸ªç²—糙的刀子剐蹭玻璃的声音。

接着一阵极速的射击声和一个重物落地的声音,一切声音都停了。


“我看到了。你不应当被这样对待。醒过来,DIE。”



坠入-碎片3

碎片1 ç¢Žç‰‡2

“时间呢?时间是什么。”小男孩儿问。

“时间?” èƒŒå¯¹ç€ä»–的红色毛衣的男人转过身来,他手里还握着一只汤勺。他一如既往的淡淡的笑了笑。“时间在这里是不存在的。时间是流动的。但是,我也不是很清楚。这不是我的长处。我想你需要另外一个人来帮你解答。” 

于是男人长臂一挥,在虚空中做了几个看不清的姿势,小男孩只眨眨眼的功夫,另一个男人便卷着一身金光出现在他眼前。

小男孩睁大了眼睛,倒不是觉得男人突然出现有多超乎自然,只是觉得这样的出场方式实在很酷。

“你好,我是奇异博士。”

这个男人也是低沉的烟嗓,一头黑发比他寻常看到的那人的要长的多,还更密更浓,但滑稽的是,突然出现而带来的还未平息的一阵风把头发吹的像草原上奔跑的骏马的鬓毛,男孩儿想,暗暗决定要称呼他为马脸叔叔。

男孩儿低着头自顾笑。自称奇异博士的人也不恼怒,只是自来熟的去冰箱里掏了一个苹果啃了起来。“你想问什么。“

”时间,时间是什么。“ å°ç”·å­©å„¿åˆé‡å¤äº†ä¸€éã€‚

“这很复杂,首先,你看到的我们不是现在的我们。我甚至都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的我,你是什么时候的你。你要记住,时间不是一条线,而是一个圈,一个处处。。。“

”你跟他说这些干什么?“ é‚£ä¸ªç”·äººçžªäº†ä»–一眼。 



“我要走了。” å¥‡å¼‚博士看了看手表。“我知道这很奇怪,介于我刚说过这里的时间流动但不连续。”他勉强的笑了笑,然后想起了什么似的蹲了下来,用手掌轻轻的揉了揉小男孩的头发,然后认真的说,“人类,作为三维生物,可以参透八维空间里七维球星的堆叠,可以参透离我们数万公里的黑洞的引力共识,但是却不能参透近在我们身旁的其他三维生物,Homo Sapien的心理和思维。因为我们就是有这么复杂,尤其是你。”

话音一落,又是一圈金光把他包裹了起来。在他彻底消失不见之前,他的红斗篷抬起一个角冲小男孩拜了拜,逗得小男孩咯咯笑。


  1.   

坠入-碎片2

碎片1 ç¢Žç‰‡3

“你来啦。” ç©¿ç€æ·±çº¢è‰²é«˜é¢†æ¯›è¡£çš„男人看向门口晃着小短腿向自己跑来的小家伙,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今天也来听故事吗?“

男孩点了点头表示认同。

像之前的每次一样,把小男孩小心翼翼的抱起,走到白色的皮质沙发边,再小心翼翼的放下。然后走到沙发对面的白色单人扶手椅前坐下。男人的后背靠着扶手椅宽大柔软的绸面背靠,穿着卡其色西裤的长腿交叠。


但是今天有点不太一样,今天这个白色的房间里还有另外一个人。


一个小女孩,一个穿着红色皮夹克的小女孩。她一头及腰的暗红色的波浪卷垂在一边。她抬头一瞥,小男孩感受到了一丝莫名的恐慌。透过那双眼睛看到的是复杂和不可捉摸。明明给人幼稚和青涩,但是眼神却杂糅了仇恨,冷漠以及被压抑的渴求。

小男孩弱弱的说了声你好,得到的不是软糯的回应,

却是语气不满的“你叫我来这里干什么。“ æ˜Žæ˜¾æ˜¯å¯¹é‚£ä¸ªç”·äººè¯´çš„,小男孩心想。

靠在开放式厨房的大理石料理台的女孩儿微微翻了个白眼,从夹克的兜里摸出了一只笔,百无聊赖的放在手里转。

“这话要问你了,你为什么在这儿。” 

“为什么?为什么?”女孩儿重复了一下,然后轻哧一声,轻蔑的又重复到。

男人将重音放在了”这儿“上,但女孩儿显然会错了意,或许是故意不像接着男人的意思说。

“因为他们欺负我。他们把我当作什么都不懂的玩偶!我小,但我不聋不瞎,我有感官!” å°å¥³å­©å„¿è¯´è¯æ„ˆæ¥æ„ˆå¤§å£°ã€‚她撩了一下自己的秀发继续道,“我确实是性感,但不是他们的sex toy!我要离开他们,我要去到一个所有人都找不到的地方,他们再也不能找到我!” 


”我只是想让你和他聊聊天。“男人指了指小男孩儿,而后叹了口气,走过去要摸摸小女孩儿的头发,但是被她躲开了。她眼里是戒备和嫌弃。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曾经快乐过。”她自顾自的说。

“有爸爸妈妈,有温暖的晚饭,有感恩节的火鸡,有圣诞节的松树。有充盈的生活。后来一切都变了。爸爸妈妈抛弃了我,他们把我和弟弟丢给了那些家伙,那些人类里的败类。”

“别这样说。” ç”·äººæ‹…忧的说。

“别碰我。”女孩儿再次躲开了男人的触碰。”你们都不理解我。但是你看着我的眼睛,你能告诉我他们是好人吗!“

”不全是这样的。“ ç”·äººç¼“缓的说。“这不是全部。Human is far more than just that, human race is far more sophisticated. äººç±»æœ‰å¥½æœ‰åï¼Œä½ ä¸èƒ½ä»¥åæ¦‚全。。。”

“你在把我当小孩。” å°å¥³å­©æ‰å˜´ï¼Œæ‰“断道。

小男孩儿听着想笑,“可你本来就是个小孩儿啊。”他心想。

“我们都是小孩儿,也都是大人。”男人这样说。“你不能改变一切。没有人有那样的能力。”

“谁说的?总会有的。如果我不做,会有新的人来做的。”

“不可以!” ç”·äººå¹³æ—¶ç©ºæ— è¡¨æƒ…的脸渗出了愕然和恐慌。“你不要试图。。。” ä½†ä»–看了一眼小男孩儿,然后停住了后半截话。

小女孩儿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看得小男孩儿觉得阴森森的。

“我不想听你给我讲大道理。人的感官就是人的感官,你不能因为我小就视而不见。”

”可是,“男人说。

”没什么可是的了。再见。“小女孩儿说着掸了掸自己的黑裙子,然后踩着小靴子推门出去。


——————————

当然,后来的后来我知道他当时的后半句话是什么。而实际上,也确实发生了,之后一切都变了。

我不知道如果那个叫Scarlet的小女孩儿没有来会怎么样。也许什么都不会发生,也或许这件事是历史的定点,注定发生。但不论怎样,如果那件事情没有发生,我也不会写下这句话。